贤者圆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他想像演义里的哪吒剔骨还亲,好像这样便可以同过去的一切挥刀斩断,好像这样便可以好好地换个活法,游离于世俗,自白于人间。可是他凭着一点奇崛的倔强,没办法将自己生养得更好、换一副模样。他只能伫在那口埋藏着过去的深井旁向里探,他不仅看着过去的一切,还痛饮着一切。

一枝草枝啊 沾着一点露
一朵花一种 倾吐
一个人啊 越过一面海洋
面对自己辛与苦
一方水土啊 养着一群人
一阵风抚过 山谷
一首歌为多少人 见识
风浪变成了 沃土
因为爱是可以 不计算
所以美好才 发芽
因为梦想可以 更绵长
累累的果实都想养
一双脚走啊 想远远的路
一步都有一 领悟
一双眼阅过多少 人与书
学习着知道 幸福
一双脚走啊 想远远的路
一步都有一 领悟
一双眼阅过多少 人与书
学习着知道 幸福
因为爱是可以 不计算
所以美好才 发芽
因为梦想可以 更绵长
累累的果实都想养
一枝草枝啊 沾着一点露
一朵花一种 倾吐
一个人啊 越过一面海洋
面对自己辛与苦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Ennis不爱男人,也不爱女人,他只爱Jake."

我生活在瓦尔登湖

再没有比这里更接近上帝和天堂

我是它的石岸

是他掠过湖心的一阵清风

在我的手心里

是他的碧水 是他的白沙

而他最深隐的泉眼

高悬在我的哲思之上。

四七年 BY Asuka千帆

楔子。
柏林墙   
1961年,夏。
Echizen Ryoma独自一个人走在寂静的林间,渐渐远离狭窄的山区公路。虽然已经进入了夏天,但北方的树木高大粗壮,茂盛的山毛榉遮住了天空,行走于其间觉得骨头发寒。他怀里抱着刚刚从兑换站领取的面包,深深浅浅的走在小径上。不远处能够看见一个小木屋,小木屋外,一匹灰色的狼独自徘徊,见他走来静静的凝望。少年桀骜的笑了笑:“Hi,Oshitari,来看Tezuka吗?” 
木屋门口的老猎枪已经封满了蛛网,上一个冬天被大雪压倒的杉树枝依旧搭在屋顶上,Echizen推开门喊了一声:“我回来了。”随即发现收音机还开着。临近边境,偶尔有...

跟我回唐家堡吧 我非常中意你

留在我身边吧 凡事都想你

滚滚送给你 要多喂点竹子

可是最终滚滚没有送出去

剩着不会说话的滚滚陪着我

江湖无情 身不由己 我能给你的

只有我的心。

感谢你,寂寞天地中成为我的大英雄

好可惜,每个人笔下的妈妈都只做过两件事。
  
一是下雨天来学校给我送伞。伞向我这边斜过来,我在她撑起的一方晴空里安然,她却淋湿了大半个身子。二是深夜我发高烧,她背起我就往医院跑,前前后后忙了一整夜,眼睛布满血丝。
  
更可惜的是,在学生时代写有关母爱的作文时,这屡试不爽的两个例子都是从作文书里抄来的,都没有发生过。
  
那发生过什么呢。我们的妈妈,做过什么事情呢。
 
今天下午读到铁凝的《母亲在公共汽车上的表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我亲眼见过我母亲挤车时的危险动作;远远看见车来了,她定会迎着车头冲上去。这时车速虽慢但并无停下的意思,我母亲便会让过车头,贴车身极近地随车奔跑,当车终...

无非求碗热汤喝 BY张佳玮

三,人世务求“吃得香” 

小时候,大多数爹妈似乎都来不及高瞻远瞩地为孩子订宏图大业,每天心心念念,只望孩子吃得香睡得着。“吃得香”这词极妙,可意会不可言传。举凡妈妈看孩子狼吞虎咽,就眉开眼笑念将出来。这时咬文嚼字问“香”是何意,妈妈们都期期艾艾了。 

“吃得香”挺难理论解释,只好现象归纳之:狼吞虎咽、咂嘴、吁气、打饱嗝,那就差不多了。《骆驼祥子》里有句话精妙:祥子结婚,吃虎妞做的熬白菜加肉丸子、虎皮冻、酱萝卜、馏馒头。饭食比往日可口,但“吃不出汗来”。“吃出汗来”,差不多是“吃得香”的极高境界了。 

如是,吃得香和饭食可口就没必然联系。李渔认为蔬菜中的笋和水产中的虾是同...

1 / 2

© 贤者圆 | Powered by LOFTER